当前位置: 首页 > usb电视棒价格 > 习中酒了习酒商标权 双方对簿公堂

习中酒了习酒商标权 双方对簿公堂


/ 2015-04-19

  进行了庭审全程收集视频直播。

  庭审中,三方提交的均在数字法庭内同步予以展现,并现场比对了涉案商品“习中酒”与“习酒”的外观特征及商标。法警就地拆封两种酒,别离交由原被告进行当真比对,并颁发看法。被告在比对中暗示,涉案“习中酒”商标的“中”字居心做得很小,而“习、酒”两字与“习酒”商标的字体、字形一样,两者形成了商标法意义上的“近似”。两被告在比对中均颁发看法称:涉案“习中酒”与“习酒”无论是外包装的颜色,仍是商标的字数,陈列体例等,均有较着区别,不会导致消费者的误认,认为这两者没有形成商标法上的“近似”。

  被告莫正安辩称,涉案产物发卖有来历,本人没有侵权居心,无需承担侵权义务;即便被认定商标侵权成立,但情节极其轻细,请法院酌情考虑。

  昨日上午,岳麓区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习酒无限义务公司诉莫正安(被告一)、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仁和酒业无限公司(被告二)商标侵权胶葛一案。为推进司法公开,该院在法庭配备了专业的数字化庭审系统,并在中法律王法公法院庭审直播网、湖南法院网

  法庭辩说环节,大师环绕莫正安发卖的“习中酒”能否来历于被告二,也就是茅台镇仁和酒业无限公司、“习中酒”标识与被告所有的注册商标“习酒”能否形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不异或“近似”等五个方面的争议核心进行集中辩说。法庭辩说和当事人最初陈述后,审讯长组织当事人两边调整,因被告二只同意在不承担义务的前提下进行调整,被告则被告二要承担响应的义务,不合较大当庭调整不成,法庭颁布发表将择期对本案进行宣判。

  被告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仁和酒业无限公司辩称,其没有出产、发卖涉案产物,涉案产物与其没有任何干系;不足以证明其有侵权行为;涉案产物涉嫌冒用企业字号及相关消息,本人也是者。请求法庭驳回被告的诉讼请求。

  被告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习酒无限义务公司诉称,该公司是茅台集团全资子公司,已向国度商标局注册了“习酒”商标,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仁和酒业无限公司出产和发卖的“习中酒”系列酒其商标权,被告莫正安发卖“习中酒”系列酒,也形成侵权。两被告属于配合侵权,该当对被告的丧失承担连带义务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